天翼文學->歷史軍事->三國有君子TXT下載->三國有君子->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反激將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三國有君子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反激將

    歷史上的曹昂,在年紀很輕的時候,便因為曹操的貪婪和好色,而歿于宛城之役,因而一身才華在歷史上并沒有得到最大的展現,很是可惜。

    反倒是他的弟弟曹丕,曹彰,曹植等人在華夏的歷史長河中,留下了重重的色彩。

    但根據陶商在后世所知曉的,曹操對于曹昂這個長子,可謂是極度看重的,并傾盡心血培養。

    陶商跟曹操也算是老相識了,以曹操的心性,若是曹昂沒有才干,曹操斷然不會因為他是長子便如此相待。

    而且老曹家的基因都是非常不錯的,從曹丕,到曹彰,曹植,曹沖等,各個都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因此陶商認為曹昂身為曹操原本理想中的接班人,本領肯定是不會差了。

    若是歷史上的曹昂不死,估計整個曹家也根本就不會出現什么曹丕和曹植爭嫡的事了。

    翻看著曹昂寫的小春書,陶商心中對于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青年,心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歷史已經出現了重大的改變,如無意外,這孩子是不會再輕易就完蛋了。

    他活著,曹家會變成什么樣呢

    而且這孩子挺要強的,連寫小春書都要跟自己比。

    既然這孩子這么有上進心,那自己多少也要點撥點撥他。

    “取筆硯來。”陶商對裴錢吩咐道。

    少時,便見裴錢拿來了筆硯送過來,并親自為陶商磨墨。

    陶商拿起筆來,開始在曹昂寫給自己的那卷簡牘上勾勾畫畫。

    他居然給曹昂寫的小春文挑起了毛病,并進行更改。

    最后,陶商還在最末尾寫上了一段自己的總結與勸諫改進的方案,淺顯易懂,且很是通俗。

    完事之后,陶商放下筆,輕輕的對著簡牘吹了一吹,待墨跡晾干之后,方才卷起來,笑著遞給了那名曹軍的使者。

    “回去告訴你家曹公子,他寫的書,在文筆上,勉勉強強的算是過關了,但題材不夠新穎,內容不夠詳實,描寫不夠生動,特別是爽點極為不足而且多少沾點毒,需要多多改進啊。”

    曹軍使者被陶商說的一愣一愣的。

    這什么亂七八糟的

    陶商將簡牘交給他之后,然后又轉過頭,對裴錢一陣低頭耳語。

    裴錢的臉色頓時一陣尷尬,臉色忽紅忽白。

    他深深的望了陶商一眼,似乎是想說些什么。

    但任憑他千言萬語,面對陶商執拗的眼神,最終還是化成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碰上這么一號太傅,著實是自己的悲哀,也著實是曹昂的悲哀。

    裴錢領命出去準備,卻見陶商對使者笑道“我這邊也給曹公子準備了一份禮物,以表達對他這份厚意的感激之情,拿回去之后,你也讓他好好的摸上一摸,當可盡知我心意。”

    使者倒是沒有疑慮其他,隨即點頭稱是。

    陶商又上下打量了那名曹軍使者一會,突然開口問道“你身上帶錢了嗎”

    使者聞言一挑眉。

    陶家小子,問自己帶沒帶錢作甚

    雖然心中頗感疑惑,但曹軍使者還是很誠實的回答道“多少帶了一些,用以應急之用。”

    陶商轉頭看了一下郭嘉,發現浪子的眼眸中和自己一樣,也釋放出了一股子極為興奮的色采。

    郭嘉笑呵呵的問使者道“會打斗地主嗎”

    使者徹底懵了“什、什么玩意

    “斗地主”

    “不會啊”

    “不會太好了”郭嘉抬手狠狠的一拍大腿,笑道“不會沒事過來我倆教你”

    使者不明所以,沒敢隨意輕舉妄動。

    陶商卻是站起身來,慈祥的招呼他道“裴錢那邊給曹公子準備的禮物,可能還得多費上一會功夫,你在這干等作甚閑著也是閑著,過來,跟我玩兩把不懂的地方我教你便是”

    使者無奈之下只得稱是。

    大概過了不到小半個時辰,裴錢端著一個打包精致的木盒走進了帥帳。

    此刻,正縫著陶商和郭嘉聯手剛剛將曹軍使者錢袋子中的五銖錢贏的一個子都不剩。

    “我再炸”

    郭嘉狠狠的一扔葉子牌,笑呵呵的道“凈手嘿嘿,曹軍的兄弟,承讓了啊,輸了這么多,太客氣了吧”

    使者滿面烏黑神色,顫巍巍的將錢袋子中的最后幾枚五銖錢遞交了出來,然后轉身走到裴錢的身邊,拿起陶商托他轉交給曹昂的禮盒,連招呼都沒打一個,就沖著帳外匆匆離去,半道上因為心情激動,還差點沒摔個跟頭。

    看著使者消失的背影,陶商沖著他喊道“下次來之前,記得多預備一些,這點不夠交學費的。”

    回了曹軍的營寨之后,使者隨即去面見曹昂,他先是將陶商的話對著曹昂原原本本的復述了一遍,然后又將那卷小春書的簡牘和禮盒,呈遞給了曹昂。

    曹昂展開了簡牘,開始低頭審閱陶商對他的文章進行的批改部分。

    剛開始還好,可時間一長,曹昂的一對眼睛就挪不開了,而且這年輕人的面色也開始變得潮紅,呼氣亦是變得粗重。

    姓陶的真是個不世出的人才啊

    他說自己的文章內容不夠詳實,描寫不夠生動這話確實是沒毛病

    自己跟他所描寫出來的東西相比,確實是天壤之別

    他是怎么能描寫的這么到位的

    曹昂的眼眸中閃出了點點光彩,摸著那卷簡牘自言自語的道“奇書真是一部曠世奇書也。”

    說罷,他又轉向使者給自己帶回來的那個禮盒。

    “這個莫非也是陶商送給我的”

    使者恭敬的道“不錯,陶商收下了公子的女裝,并讓在下給公子帶了這份回禮,說是也請公子好好的摸一摸,摸過之后,便會體會到他對公子的感激之情。”

    “果然是如父親所說,此人的胸襟著實是寬廣啊,嘿嘿,確實不可小覷,連收了女裝胭脂也不生氣,還知道給我回禮呵呵,陶太傅這是在跟本公子展現寬宏大度么本公子便也跟他大度一回”

    說罷,他抽開了盒子的鎖欄,伸手就向著里面摸去。

    在碰到陶商給他回禮的一剎那,曹昂的微笑瞬時在面上凝固了。

    曹昂的一眾手下們,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他們也很想知道,陶商到底給他們的主子,回了什么禮物回來。

    曹昂的臉色越來越黑,他額頭上的青筋仿佛在隱隱的暴跳,一口小白牙緊緊的咬著,幾乎都要咬碎了。

    眾人正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時候,突然間一股奇怪的氣味在帳篷內開始蔓延開來。

    曹昂麾下的校尉,軍司馬等人一個個都是皺起了眉頭。

    一名曹軍的軍司馬捏住了鼻子,道“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

    另外一名軍司馬亦是道“這個味道我聞著倒是挺熟悉的好像是馬糞的味道,咱們這些騎馬的可是經常聞。”

    一名校尉笑呵呵的捋著須子“某家常年在軍伍中,與各種戰馬打交道,這么多年了,也算是深知馬兒的秉性,這馬糞之味,我不是吹只要是我隨便聞一聞,就知道是干的還是稀的嗯,帳篷里的這一泡,聞著應該是挺稀。”

    大家彼此交流心得,針對這股子臭味展開各種聯想。

    突然之間,有人問了一個很要命的問題。

    這馬糞味是從哪來的啊

    大家的好奇心紛紛被吊了起來。

    眾人四下觀瞧,左看右看,最終,卻是將目光落在了曹昂伸進盒子里去的那只手上。

    帳篷內的所有人在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之后,便立刻都不說話了。

    帳篷內的氣氛在一時之間,變的跟外的凝重。

    好尷尬啊。

    少時,卻見一名軍司馬小心翼翼的對曹昂道“偏將軍,陶商給您的那個禮物”

    “都給我出去”曹昂呲眉瞪目,緊緊的咬著嘴唇,仿佛都要將下唇咬出鮮血。

    眾人一下子全都緊張了,紛紛拱手撤出了帳篷,連滾帶爬,生怕慢了半拍讓曹昂抓住把柄拾掇。

    很快的,帳篷內除了曹昂外,便空無一人。

    曹昂從木盒中抽出了滿是污穢的手,氣憤填膺的嘶啞著道“陶子度,吾必殺汝也”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