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東辰哥,請自重TXT下載->東辰哥,請自重->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露出馬腳3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東辰哥,請自重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露出馬腳3

    張嬸兒在認真地跟陸依依一起分析自己遭遇的這件事,陸依依聽得津津有味,但是她突然意識到什么,趕緊站起身去敲李子浩的門。

    李子浩將桌子上的東西都收起來,表情嚴肅地給陸依依開了門。

    “李子浩,我有事情跟你講。”陸依依很尊重別人的,并沒有直接沖進李子浩的房間里去,而是站在門口跟他說。

    李子浩給陸依依讓開了一些空隙,看了一眼外面的張嬸兒之后,對陸依依說“進來說話吧。”

    陸依依本來也沒想著將這些話當著張嬸兒的面說出來,畢竟是有關李子浩的的。

    “剛才聽張嬸兒這么說,我感覺剛才的那個人有可能是你爸。”陸依依大膽地猜測,這次自己的感受特別的強烈,腦子里一直回蕩著一個聲音,這個聲音告訴自己李子浩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李子浩皺著眉頭問陸依依,自己只想過這個跟李氏有關系,但是怎么可能會是自己的親爸?就算媽跟別人出軌生下了自己,那也不應該是一個李氏的人。

    “我沒有胡說,你不是李恩德的親生兒子,這件事不知道蘇東辰有沒有跟你說過?”陸依依有些著急地問李子浩。

    李子浩聽到陸依依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是顫抖的,他現在最不想面對的就是這件事,就算是自己的身份不光彩,蘇東辰也沒必要連依依都告訴吧?況且蘇東辰知道自己對依依有意,這樣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說自己最拿不出門的東西,未免也有些太過于卑鄙了!

    “蘇東辰告訴你的?”李子浩有些氣憤地問陸依依。

    “是我告訴他的,這件事很對不起。”陸依依看到李子浩受傷的樣子,內心感到有些愧疚,無論是誰,應該都沒有辦法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吧。

    “你?”李子浩疑惑地看著陸依依,這個女人又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陸依依看出了李子浩的疑惑,就趕緊對他解釋道“我那天聽見了你爸跟那個女人的談話,知道了你不是他的親生兒子,當時你剛失去媽,還受著重傷,我就沒有告訴你,還有那個時候,我最信任的人就是蘇東辰,就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陸依依越說越不好意思,她現在看清楚了蘇東辰的面目,不知道他有沒有拿這件事威脅李子浩,要是這樣的話,那歸根結底就是自己的錯了。

    “謝謝你。”李子浩并沒有責備陸依依,而是對她說了一句謝謝,謝謝她明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是并沒有嫌棄自己。

    “啊?”陸依依對于李子浩的突然道謝有些摸不清楚頭腦。

    “你繼續說,為什么會覺得他是我爸?”李子浩認真地看著陸依依問道。

    “按照我之前的猜測,你的親生父親應該還活著,你媽在臨死之前是想要告訴你什么的,從錄音里也可以聽出來,你媽在李恩德身邊忍辱負重這么多年,好像就是為了守住李氏,并且對于你是不是能夠繼承李氏很重視。要是你真的跟李氏沒有什么關系,你媽也不會這樣做了,她應該對李恩德感到很愧疚才對。”陸依依認真地說著自己的分析。

    本來李子浩這件事早就應該被解決,但是中間出了這么多事情之后,自己就把這件事給耽擱了,現在想起來,似乎李氏跟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些事也是有所牽連的。

    李子浩覺得陸依依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要是那個男人真的是自己的親爸,為什么要一直躲起來,既然都決定要把這么重要的東西給自己,就應該自己出面[],他的目的應該就是想要讓自己掌握李氏,那就應該直接出面幫助自己才對。

    況且,這個男人手里一直都掌握著這么重要的東西,一直潛伏到現在究竟有什么目的?

    “這件事你有沒有告訴張嬸兒?”李子浩低聲問陸依依。

    陸依依覺得李子浩真的是對張嬸兒太過于敏感,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我剛才一直在聽她講話,并沒有跟她說這些,而且,李子浩,我再說一遍,張嬸兒不是一個壞人。”

    “也許在你面前不是。”李子浩若有所思地說,他想這個男人不管是不是陸依依猜測的那樣是自己的親爸,但是他選擇張嬸兒來給自己送東西,應該是要額外告訴自己些什么。

    陸依依知道跟李子浩糾纏張嬸兒的問題沒有任何意義,就繼續說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之前小非向你提起的那個傭人,有可能會知道些什么。”

    “你說的可是李晴?”李子浩想起獨孤非之前問過自己的問題。

    “就是她,我在蘇東辰的口中也聽說過這個人,我猜測這個人現在在蘇東辰的手里。”陸依依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李子浩這些事,她不管蘇東辰在謀劃些什么,現在她覺得自己在李子浩這里,就應該讓他信任自己,自己也要信任他。

    “在東辰的手里,你為什么會這么說?”李子豪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要被重新刷新了,這其中竟然有這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因為我爸也在他手里,不知道被藏在了哪里,我想他應該有一個秘密基地,專門來放這些生病的人。”陸依依提起自己的爸,瞬間情緒就變得失落了。

    “生病的人?”李子浩又忍不住問。

    “之前小非告訴我,李晴就是消失在蘇東辰追捕她的過程中,現在的線索又說李晴當時出了車禍,之后人就不見了。”陸依依也皺著眉頭,這些事要是蘇東辰能夠愿意說,他們就不用這么麻煩地去調查了。

    “獨孤非還知道些什么?”李子浩突然變得相當嚴肅。

    “她就只知道這些,不過我沒有告訴她你家里的事,這件事有關你的個人,我不會隨便告訴別人的。”陸依依趕緊給李子浩說,她現在覺得自己告訴蘇東辰就已經很對不起李子浩了,不會再告訴其他的人。

    李子浩聽陸依依這么說,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要是獨孤非那個女人知道了自己的這些事,作為報復,她一定會搞得全世界都知道。

    “真的很感謝你,今天你對我說過的所有的話都很有用。”李子浩很感激地對陸依依說。

    “沒什么的,本來就是一些早就應該告訴你的事情。”陸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劉雯回到家中之后,整個人都魂不守舍的,心里總是不踏實,她現在覺得自己舒服的日子快要到頭了,自己似乎掉進了劉靜的陷阱里面。

    “我有話跟你說。”蘇越銘站在劉雯的房間門口對她說了一句。

    劉雯被突然出現的蘇越銘嚇了一跳,趕緊招呼他進來。

    “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一個東西,但是這件東西已經被張嬸兒拿走了。”蘇越銘抽了一口煙,滿臉惆悵地對劉雯說。

    “什么?”劉雯被蘇越銘的話嚇得都不敢動了,原來自己的小動作早就被蘇越銘給觀察到了。

    “我是故意放在那里讓張嬸兒拿走的,要不然東辰早就找到了。”蘇越銘的傷都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現在說話的神情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蘇越銘越是往下說,劉雯越是抖得厲害,整個人都被蘇越銘嚇得不敢大聲呼吸。

    “怎么,就這么害怕我嗎?”蘇越銘好笑地看著劉雯。

    劉雯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該說害怕還是不害怕,瘋狂地點著頭,嘴里卻說著害怕。

    蘇越銘看著她這副模樣,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好。

    于是蘇越銘就拉住了劉雯的手,很溫柔地對她說“我是你的丈夫,不要害怕我。”

    劉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蘇越銘,就像是一個對著自己齜牙咧嘴的惡魔一樣。

    “我一直都跟你說離劉靜遠一點,被人當槍使了都不知道,真的是太傻了!”蘇越銘忍不住吐槽劉雯。

    “原來,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劉雯覺得后背一陣發涼,這真的是太可怕了,自己朝夕相處了這么多年的人,到頭來自己對他竟然一點都不了解。

    “當然知道,你們玩過的這些把戲,在諸葛馨眼里就只是小菜一碟。”蘇越銘自嘲地搖了搖頭。

    跟蘇越銘結婚這么多年,雖然自己偷偷看見過他拿著諸葛馨的照片坐在陽臺上發呆,但是蘇越銘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提起過諸葛馨的事情。

    “她應該是一個很,其實心里一點都不舒服。

    蘇越銘將劉雯的反應都看在眼里,這就是劉雯吸引自己的地方,也就是她跟諸葛馨最大的不同,一開始自己選擇劉雯確實是因為她跟諸葛馨有那么點相似,但是性格上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對。”蘇越銘十分誠實地回答,他現在都不明白諸葛馨當年是怎么看上自己這個傻小子的。

    劉雯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但是諸葛馨畢竟比自己先出現在蘇越銘的世界里,這點是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的。

    “優秀到所有的人都容不下她。”回想起過去,蘇越銘寧愿重新選擇一次,希望自己永遠都不會遇見諸葛馨。

    “什么意思?”劉雯不理解地問。

    但是蘇越銘并沒有立即跟她說明原因,而是繼續說“就連我,都覺得她不應該這么優秀,就連我當時都開始嫉妒她,甚至埋怨她。”

    劉雯聽到蘇越銘的話簡直是驚呆了,有關諸葛馨的過去,一直就像是家里的禁忌一樣,大家都默契著不說,今天蘇越銘也沒有喝多,不知道為什么要告訴自己這些。

    “你為什么突然跟我說這些?”劉雯有些好奇地問蘇越銘,她心里其實有點害怕,害怕蘇越銘說了一通之后,突然告訴自己,他要把自己趕走,那自己就真的是想哭都沒地方哭了。

    “不想你重蹈她的覆轍,我不想再娶第三個老婆了。”蘇越銘意味深長地說。

    雖然這些話聽著有一點點感動,但是劉雯不知為何,更多的是心里發毛的感覺。

    “好了,話就說到這里,以后不要再跟劉靜有任何的聯系了。”蘇越銘警告完劉雯之后,直接從劉雯的房間里出去了。

    劉雯并沒有因為蘇越銘今天跟自己說了這么多就跟著他回兩人之前的房間,她跟蘇越銘說過,自己需要私人空間,所以蘇越銘就給自己批準了這樣一間房子,兩人吵架或者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會一個人待在這里。

    “蘇夫人,您有什么心事嗎?”新來的保姆殷勤地問劉雯。

    劉雯看著悄無聲息就進入自己房間的女人,心中的怒氣頓時就上來了,對著她吼道“讓你進我的房間了嗎?滾出去!”

    這傭人嚇了一跳,趕緊退了出去。

    但是劉雯還是捕捉到她眼神中的不服和殺氣,其實她早就發現了,劉靜給自己推薦的這個保姆是有問題的。

    她總是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自己身邊,應該是接受過特殊訓練的,看來就是劉靜安插在自己身邊監視自己的,有時候這個保姆眼中流露出的不服和殘忍,都會讓自己感到害怕,但是自己卻不敢直接將她趕走,這樣的話就證明自己真的要準備脫離劉靜了。

    真的是越想越心塞,越想越頭疼,劉雯現在也覺得十分迷茫,心里也異常的難受,自己以前最渴望的親情,其實也不過如此,任何感情都是可以被用來當作利用別人的手段,她現在終于是見識到了。

    難不成這個世間就沒有真正的感情了嗎?劉雯看著頭頂的燈光,十分頹廢地在心里問自己。

    蘇越銘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又一次拿出了自己一直放在抽屜里的照片,照片上的諸葛馨笑得很甜,就如同自己初次見到她一樣。

    蘇越銘就這么看著照片發呆,這已經不知道是自己第幾次對著這個照片發呆了,到最后,蘇越銘心痛地將照片放在自己的胸口,閉上眼,滿臉的痛苦。

    “要是當時,我沒有做那樣的選擇就好了,我現在真的好后悔。”蘇越銘第一次在抱著諸葛馨的照片時說話,以前他是從來都不開口的,那些話他只敢在心里說。

    說出這些話之后,蘇越銘忍不住哭了起來,害怕被家里的其他人聽到,他就極力地克制自己的聲音。

    但是蘇東辰在經過他的房間時,還是聽到了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躲在屋里偷偷哭泣的聲音。

    “終于知道后悔了嗎?”蘇東辰看著緊閉的門說道。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