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現代言情->總裁愛妻入骨TXT下載->總裁愛妻入骨->正文 第22章 為了救她受傷了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總裁愛妻入骨正文 第22章 為了救她受傷了

    在厲冷行眼里,這幾個人越是不讓他們進去,他就覺得一定有問題。厲天昊的身體應該是支撐不住了吧?不然見上一面,還能逼死厲天昊不成?

    夏云初用刀還是太危險了,李管家怕她還沒砍到別人就先砍傷了自己,所以跟她的武器換了過來。

    此時的夏云初拿著李管家給的高爾夫球棒,面容冰冷地看著眼前幾個魁梧大漢。

    別以為一個弱女子就起不了作用,她就算被砍死也不會讓他們越過這條線的!

    差不多十個人開始陷入了混亂打斗的狀況。

    李管家在左邊稍遠的距離揮舞著手中的菜刀,霍霍生風。那些大漢一時不至于敢上去,誰會拿自己的身體去換錢啊?

    不過,李管家年紀大了,體力早已不如年輕人。在不停地揮舞動作下,李管家開始喘著粗氣,他的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了,手臂也開始酸軟。

    那幾個大漢看得出李管家有些力不從心,立馬上前,兩個人用手上的鐵棒擋開攻擊,一把將李管家手中的菜刀打飛,偏到一側的墻上,生生砸出了一堆粉。

    剩下的兩人立馬將他制服,李管家已經不得動彈,而不知道何時黃媽也被他們抓住了。

    還能守著醫療室的人,現在只剩下夏云初。

    一直躲在身后看著的厲冷行推開擋在身前的兩個大漢,上前說道:“臭丫頭,你就放棄吧。以你的本事不可能打得過幾個打手的。”

    夏云初雖然心里著急,可是面上還是一片冷靜。輸了什么都不能輸氣勢,不然別人肯定只會覺得你是軟柿子,任人拿捏!

    能夠拖到厲炎夜回來就好了,夏云初心生一計,開始跟厲冷行講話,“我已經嫁給了天昊,照理說,我也應該喊您一聲叔叔。但是您這位叔叔不覺得自己當得很不稱職?我說了,天昊的身體很好,您卻還是要帶人進去,證明他的身體不行?”

    站在一旁的葉梅開始罵道:“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倒是伶牙俐齒,別以為你今天守住這里,以后厲氏集團就歸你了!我告訴你……”

    厲冷行攔下了葉梅,自己上前道:“我今天只是帶醫生過來給天昊做個徹底的‘身體檢查’,侄媳婦未免戒心太重,我怎么會害自己的親侄子呢?你說是吧?”

    夏云初冷笑一聲,這個男人真是歪理一大堆,還有臉說這樣的話。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

    “厲冷行,我不管你今天是過來干嘛的,反正我說了不讓你們進去,就不會讓你們進!反正警察很快就到,我已經報警了。而且這里所有的監控都可以作為呈堂證供!”

    厲冷行舉起手,讓人把李管家和黃媽帶過來,“是嗎?我厲冷行要是被你這么一個小丫頭給唬住了,那還得了?你若是還想要這兩個老家伙的命,就立馬放下手中的武器。”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你是斗不過我的。”

    夏云初看著被扭曲著手臂的李管家和黃媽,心里一陣不忍,他們都這么大年紀了,還要受這種罪……

    到底怎么辦好呢?不讓開,李管家和黃媽會被折磨;可是讓開的話,厲天昊的生命就危險了……

    李管家喝了一聲,“少奶奶,一定要守護好大少爺!不要聽厲冷行的話,他是不敢對我們做什么的!”

    黃媽也跟著附和,“是啊,少奶奶,別管我們,大少爺比較重要!”

    厲冷行冷笑一聲,“給我用力扭!”

    他命令一下,兩個押著李管家和黃媽的大漢手下的勁大了起來。他們瞬間痛到喊了出來,但是稍后立馬就咬住了嘴唇不肯再吭一聲。

    夏云初手心已經滲出汗水,不知剛剛厲炎夜有沒有接到電話,說不定他不接她的電話,那樣就完了!到底應該怎么辦?

    看著李管家和黃媽臉上的痛苦神情,她幾乎不忍再看,讓老人受這么多苦,這樣還是人嗎?

    “算了,不陪你玩了。”厲冷行又叫身后幾個大漢,“你們幾個把她的武器奪下來,撞開門!”

    夏云初緊緊握住高爾夫球棒,一定不能輸!

    兇神惡煞的大漢拿著武器,大步上前,不過是一個女人,很好對付的。其中一個大漢抓住夏云初揮過來的高爾夫球棒,夏云初頓時被他制住了武器。

    另一個大漢想過來抓住夏云初,她松開高爾夫球棒的柄,一彎腰從他們的腋下穿過,直接撿起地上的鐵棍,準備向厲冷行揮去。

    這個人渣!

    誰知道葉梅不知從哪里出來了,替他擋了一棍,頓時頭上的血流如注。厲冷行看見自己妻子被這樣棒打,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竄了起來,隨手從腰間掏出一把軍用小刀,往夏云初的身上插去。

    “臭三八,還想連我也干掉是嗎?!”

    夏云初下意識拿手中的鐵棍去擋,不過還沒擋到,就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身影擋在了自己面前,軍中小刀頓時沒入他的左肩。

    夏云初抬頭一看,竟然是厲炎夜!她又驚又喜,可是看到他肩上的小刀,眼眶頓時紅了。

    厲炎夜悶哼一聲,剛才的情形太過危急,想要奪走厲冷行手中的小刀已經不可能,他也不愿意讓女人挨刀,就只能用自己的肩膀去擋了。

    他反身一腳飛踢,將厲冷行一連逼退了好幾步。臉上全部都是冷峻嚴肅的表情。

    “你終于回來了!”夏云初跟他簡單說了一下情況。

    厲炎夜能夠回來,真是太好了,夏云初很久以后想起這件事,都還是十分感慨。他就像一個英雄一樣,在她有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

    厲炎夜頷首,表示知道了,深邃淡漠的桃花眼盯著壓住李管家和黃媽的兩個壯漢,眼睛里的殺氣讓人不敢直視。

    壯漢被他的眼神嚇退,動作一滯,厲炎夜根本還沒動手,那兩個壯漢就自行松開了李管家和黃媽。

    “二少爺,您沒事吧?”李管家和黃媽急忙跑到他身邊,看著從里面不停涌出的鮮血,心里難受極了。

    夏云初也跑了上來,雖然厲炎夜臉上的神情還是冷冰冰的,但是臉色已經不好了,嘴唇開始發白。

    “我沒事,你們讓開。”厲炎夜說著,推開了他們,任留傷口不停地涌出血水,一步步向厲冷行走去,“厲冷行,我告訴你,如果不想今天死在這里,就給我立馬帶人滾!從此不要再踏入厲家一步!聽明白沒有?!”

    此時的厲炎夜如同一頭暴躁的獅子,厲冷行身邊的董事早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跑掉了,而那幾個壯漢,根本不敢上前跟厲炎夜打。

    葉梅捂住流血的頭,慢慢爬過來,“冷行,我們……走吧……”

    厲冷行像是突然回過神來,連忙扶起葉梅,一行人狼狽地逃了出去。

    厲炎夜這時身形一晃,離他最近的夏云初立馬小跑上前,接住他搖搖欲墜的身體。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混雜著血腥味,鉆進她的鼻子,她莫名地安心下來。

    夏云初手上摸到厲炎夜黏糊糊的血,看情形,是失血過多了,“厲炎夜你沒事吧?”

    厲炎夜此時不知道是真的傷重了還是不想離開女人嬌小柔軟的身體,放了一半的重量在她身上,搖搖頭道:“我沒事,先去看看我哥怎么樣了。”

    黃媽立馬開門,李管家則是走上去一起扶住厲炎夜。

    這扇門打開后,只看到一個男人躺在病床上的身影,不知道為什么,夏云初感覺這個男人有點陌生,不像是跟她同床共枕的‘厲天昊’。

    夏云初當然不知道,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厲天昊。同時也是第一次踏進這個地方。

    醫療室的溫度比外面要冷很多,起碼低了好幾度。更加顯得這里毫無生機和活力。不過低溫有利于厲天昊表層皮膚的護理和治療。

    黃媽按了門口的按鈕,里面的情形一下子清楚地展現在眾人面前。黑暗中平躺在床上的男人也一下子出現在夏云初的視線里。

    她看到的第一眼,就莫名想哭。從來沒想過厲天昊的身體會這么差,原來是這樣治療的,也難怪他不讓她跟著進來。是怕嚇到她吧,夏云初在那一瞬間什么都釋然了。

    厲天昊正全身插滿管子躺在病床上,周圍都是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夏云初扶著厲炎夜走到床邊。

    不過她也沒想到,床上的厲天昊傷勢一下子變得這么嚴重,前幾天見他的時候還可以動,而且表面的傷痕也沒有這么嚴重。現在的傷疤如同一條條大蜈蚣斑駁在厲天昊的全身,光是看著就覺得承受了無數的痛苦,讓人不忍再看。

    “天昊……”夏云初呢喃一聲,眼里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滾滾而下了。

    本該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束縛在冰冷的器材里,承受著非人般的痛苦。

    “云初……炎夜……辛苦你們了……”厲天昊帶著呼吸機,加上聲音嘶啞,說話也不是很利索。

    厲炎夜上前握住厲天昊的手,“哥,你沒事吧?我來晚了,讓你受驚了。”

    厲天昊費力搖頭,“我沒事,倒是你……肩上的傷口,趕緊……去處理一下……”他說得斷斷續續,但是語氣毋庸置疑。

    李管家和黃媽看到這副情形,鼻頭一酸,差點掉下淚來。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