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玄幻小說->萬化仙途TXT下載->萬化仙途->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男的蠢,女的笨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萬化仙途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男的蠢,女的笨

    噠!

    楊奇緩緩從空中落下,發出一道輕輕的響聲,與之前方躍升砸在地面上的轟隆巨響,形成鮮明的對比。

    好在此時楊奇他們已經離開了修煉屋所在的區域,所以并沒有人聽到這時候的戰斗聲。

    “方......方大哥!”

    那李師妹和陸師兄兩人長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躺在地上的方躍升。

    “嘶......”

    方躍升大口大口地痛嘶著,不管是腹部還是背部,以及他的五臟,此時都劇痛不已,一股帶著無盡毀滅氣息的力量在他的身體之中瘋狂流竄著,阻礙著他的元力流動。

    “你是誰,你怎么可能是新生!”

    他抬頭艱難地望著楊奇,充血的雙眼之中滿是驚懼。

    無可匹敵!

    這是剛才一瞬間的接觸之中,楊奇讓他不由得升起的念頭。

    元力、純力量,眼前這個新生都絲毫不輸給他,甚至那新生還擁有著極為恐怖的力量,他的力量在這股充滿了毀滅性氣息的力量面前,幾乎是一觸即潰。

    他嘴唇顫抖著,望著楊奇那平靜無比的臉龐,仿佛看到了什么惡魔一般。

    “不可能,他不可能才紫府一階,他不可能是新生!”

    他的心中低吼不已,無比悔恨自己為什么要鬼迷心竅答應了那李師妹的請求,然后又鬼迷心竅地看上了那一個天仙般的女子。他恨不得狠狠給自己一耳光,這可是滄瀾學院啊,就算有這樣天仙般的女子,怎么可能選擇跟他,這個學院有的是天才,還有著那些滄瀾榜上的怪物,他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嘛!

    噠噠噠!

    楊奇緩緩朝著方躍升走去,方躍升身體一顫,雙腿不停地在地面上蹬著,竟然是坐在地面上然后向后退去,可見他此時內心的驚慌失措。

    可惜,楊奇畢竟是用走的,遠比他后退的速度要快。

    噠!

    楊奇站定腳步,停在了方躍升身前,居高臨下地望著他。

    “你剛才不是要修理我嗎,師兄?”

    楊奇拖長了最后兩個字的音調,讓得那方躍升干澀不已的喉嚨動了動,隨即連忙搖頭。

    “不不不,你是師兄,我錯了,請師兄饒過我!”

    楊奇緩緩蹲下身來,終于是與方躍升驚懼不已的目光對視。

    “我可是新生啊,怎么能當你的師兄呢?”

    他聲音急促,生怕楊奇再度對他出手:“新生......新生也可以當師兄的,當初‘戰王’來到學院不久,半年就登上了滄瀾榜,誰都得稱他一聲師兄!現在我我我就是師弟,您是師兄!”

    楊奇挑了挑眉:“哦?那你剛才冒犯了師兄,該怎么做?”

    方躍升眼睛一亮,連忙取出了自己的令牌,雙手恭敬地舉著,有一些顫抖地遞給了楊奇:“這是孝敬給師兄的,希望師兄原諒我之前的冒犯!”

    他低下的臉上滿是不甘之色,但瞳孔深處卻是只能閃過一絲絲的無奈。誰讓他自己鬼迷心竅了,這一次可是踢到鐵板了。錯了,就要交學費,這是滄瀾學院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錯了沒事,只要懂得錯了之后該做什么,那就還能在學院之中混下去,若是錯了之后還不知道做些什么,那就別想好好在學院之中修煉了。

    他的心中根本沒有一絲報復的心理,歷史已經證明了,一個尋常的弟子想要在滄瀾學院之中逆襲那些天驕怪物,那是癡心妄想,百年都難得出現一個,就算有,也不是他這個區區大雁幫的副幫主能做到的。

    楊奇看到方躍升這副乖乖的樣子,不由得挑了挑了眉頭,原本還想順勢再度修理一番他的,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聽話。若說剛才的方躍升就像是一頭狼的話,現在的方躍升就是一條順毛的狗,楊奇讓他干什么他都得干什么,絕不會有一丁點的怨言。

    到達此時,楊奇才是真正了解到滄瀾學院的殘酷,這是他用拳頭靈物出來的真理。只要有實力,在滄瀾學院之中就是王者,就能過得極為滋潤,而沒有實力,就只能像在他面前低頭的這個方躍升一樣,任人宰割。

    見方躍升這副樣子,楊奇的心聲也是閃過一絲索然無味的感覺,將他的令牌與自己的令牌微微一碰,三千貢獻點便是統統進入了楊奇的令牌之中,剛好將楊奇這三日在修煉屋之中的消耗給補充了回來。

    隨手將令牌扔還給了方躍升,楊奇站起身來,淡淡道:“還有呢?”

    方躍升微微一愣:“我的貢獻點都給師兄了,還有......”

    他心里一動,連忙轉過頭,怒視著那傻愣著地一男一女:“兩個蠢貨,還愣著干嘛,快將令牌交出來!”

    李師妹回過神來,一臉的不愿意:“方大哥,這些貢獻點......”

    方躍升粗暴地打斷了她的話,怒聲道:“給我閉嘴,老老實實將令牌交出來,沒看到師兄在等你們嗎!”

    他憤怒的臉色讓得李師妹身體一顫,卻是見得方躍升望著她的眼睛在急速地眨著眼,這是在催促她趕緊的。

    “師妹,交出來吧。”

    這一次,就連那最為疼愛她的陸師兄,都是直接取出了令牌,小心翼翼地朝著楊奇走去,聲音有些顫抖道:“對......對不起,師兄,之前是我錯了,希望師兄能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計較,這些貢獻點您全部拿走,是師弟我孝敬您的!另外還希望師兄能放我師妹一馬,若是師兄對之前的事情有不滿,想要泄憤的話,請不要找我的師妹,我一力承擔!”

    咚!

    說著,他竟然是直接跪了下去,膝蓋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上,似是生怕楊奇不滿要對他師妹出手。同時,他的雙手還捧著身份玉牌,恭敬地地給楊奇。

    楊奇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他對這家伙的感官倒是略有些改變。一開始還以為這家伙只是跟那些其他的學院弟子一樣,為了貢獻點不擇手段,倒是沒想到這家伙還這么有人情味,雖然這人情味只針對于他的師妹,估計換做其他人他才不會這么犧牲自己。但即便如此,也是讓楊奇不由得對他有了不小的改觀,畢竟能為自己心愛的人做到這個地步,這陸師兄頂多算是個真小人,倒是比那些偽君子要好得多。

    楊奇一把將他手中的令牌拿了過來,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是抬頭望向了那佇立在原地的女子,聲音一冷:“你師兄都這么為你說話了,你現在不知道做些什么嗎!”

    那李師妹身體一顫,右手緊緊攥著自己的令牌,無神之間竟然搖了搖頭:“不行,這是我的貢獻點,不行......”

    陸師兄臉色一變,猛然轉頭望著她,焦急的聲音之中竟然還是帶有一絲絲的柔和:“師妹,聽話,快將令牌交出來!只要我們給了貢獻點,這位師兄大人大量,定然不會再對我們出手!”

    那李師妹渾身顫抖,緊咬著嘴唇,臉上滿是掙扎之色。陸師兄抬頭看了一眼楊奇越來越冷的臉色,心中徹底慌了。

    “師兄請息怒,她年紀小不懂事!”

    陸師兄慌忙對楊奇說了這句話,然后身影一閃便是來到了那李師妹身旁,一把將她手中的令牌奪了過來,沒有跟她說任何話,再度閃身回到了楊奇的身前,恭恭敬敬地將令牌遞給了楊奇:“師兄,這是我師妹的令牌!”

    楊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對她百般辯護,她對你怎么,你自己看清楚了。”

    楊奇將他手中的令牌拿了起來,然后轉頭對獨孤月一笑:“月兒姐,這是你的。”

    說著他便是將手中的兩枚令牌遞給了獨孤月,獨孤月也沒有任何的推辭,就將兩枚令牌中的貢獻點全收了。

    她眼中閃過一絲光芒,揮手將兩枚令牌還給了陸師兄,罕見地對外人開口道:“你的令牌里面只有五百貢獻點,她卻有三千。”

    盧師兄低著頭,臉上閃過一絲無人看到的黯然。隨即他將兩枚令牌收好,對著楊奇和獨孤月躬身道:“師兄師姐,抱歉了,因為師妹想要得到藏經閣之中的一部武技,所以我之前鬼迷心竅之下才會來找你們兩位。我陸思恒保證,日后見到師兄師姐你們兩位,絕對恭恭敬敬,不敢有絲毫不敬!我師妹,也是同樣如此。”

    話音落下,他便是面對著楊奇兩人,一直躬著身后退,退到了李師妹的身旁。

    他沉聲道:“師妹,還不給兩位師兄師姐道歉!”

    眼見李師妹似乎猶有不甘與憤恨,他以微若蚊蟲的聲音道:“師妹,他們不是凡人,不要給自己找罪受了,只要你還想在學院中修煉,就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以前我們兩一直低調地修煉,從來沒惹過事情,這一次好不容易學他們出手一次,結果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還不能說明一些什么嗎。師妹啊,他們,我們惹不起!”

    陸師兄語重心長的話語,終于是讓得李師妹眼眶一紅,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地掉了下來。

    她梨花帶雨地哭著,對著楊奇兩人哭聲道:“對不起,是我錯了。”

    楊奇看著這一幕,心中嘆了一聲,暗嘆這陸姓男子的不容易。帶著這么一個豬隊友,他能好了才怪。

    “走吧。”

    獨孤月邁步向前,楊奇連忙跟上。

    那方躍升一直低著頭,不敢抬頭看兩人,只待兩人的腳步聲越過了他,他的心中才徹底松了口氣,緩緩抬頭。

    “混蛋啊......”

    他重重地錘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心中滿是憤恨。不是對楊奇和獨孤月的憤恨,是對他身后那一男一女的憤恨,不是這兩人,他怎么會牽扯進這件事情,好在這像是新生的兩人沒有準備繼續追究下去,否則他的結果會怎樣他想都不敢想。另外便是他對自己的憤恨,實力不夠,鬼迷心竅,讓他直接踢到了鐵板。

    楊奇和獨孤月并肩而行,走到了低頭的陸師兄和李師妹身旁,越過他們兩人朝前走去。

    “喜歡,不是溺愛,日后若是遇到了其他人,你們怎么辦?”

    楊奇最后一句淡淡的話語,輕飄飄地落進了這一男一女耳中,讓得這一男一女身體猛然一顫。

    “月兒姐,這兩人你怎么看?”

    “男的蠢,女的笨。”

    頓了頓,她輕聲道:“那女的很幸運,遇到了這樣的一個蠢人。”

    楊奇嘿嘿一笑:“你看我蠢不蠢?”

    “滾!”

    兩人漸行漸遠,最終直接踏進了第三層的出口,消失在了第三層之中。

    “師兄,我做錯了嗎?”

    依舊低著頭的李師妹喃喃道。

    陸師兄寵愛地摸了摸她的秀發,輕聲道:“你沒錯,錯在我,我太弱了,要是我的天賦更強,實力更強,你就能擁有更好的修煉資源,我們也不容易像寄人籬下一樣,跟在大雁幫之下,也不用隨時都要看別人的臉色了。”

    “師兄!嗚嗚......”

    李師妹終于嚎啕大哭起來:“對不起,這一次是我害了你,我不該要那部武技的!”

    陸師兄為她擦掉眼淚,輕聲道:“武技當然是需要的,但我們要憑借自己的努力得到,只要我們積攢下來足夠的貢獻進入藏經閣之中,那就能得到那貢獻點了。”

    不知為何,此時這陸師兄心中反而有些欣喜。就算沒有了貢獻點,但他看到了這李師妹的變化,看到了這李師妹仿佛突然間長大了,他的喜悅瞬間便是掩蓋了失去貢獻點的難受。說真的,現在的他竟然還有點感謝楊奇,要不是這一次楊奇出手,敲醒了李師妹,他不知道李師妹日后會怎樣,畢竟這里是滄瀾學院,隨便一個人都不是他們能惹的。

    ......

    “葉長老!”

    楊奇兩人從入口處浮現,對守在七扇空間之門前方的葉長老行了一禮。

    葉長老眼睛一亮,先前發生的一幕,可是讓他知道了楊奇這小家伙的不同尋常,副院長可是點名讓他給楊奇一些便利了。

    不過他面色平靜,就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點了點頭:“這一次看來你們的收獲都不錯。”

    楊奇微微一笑:“多虧了天鑒空間,這三日的修煉讓我們受益良多。”

    “什么,你們在修煉屋之中不停不休地修煉了三日?”

    葉長老像是見鬼了一樣,盯著楊奇兩人。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