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武俠小說->太上劍典TXT下載->太上劍典->正文 第一一零零章 傲氣凌人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太上劍典正文 第一一零零章 傲氣凌人

    ……

    殘陽血照,無限火紅的霞光把擂臺上的黑衣人影拉的老長老長,仿欲將刺神的影像從此銘刻在這天地之間一般,高大而又雄偉。

    激昂高圞亢的呼聲,不僅僅給罪盟與歐楚陽帶來了近乎奪天的氣勢,更是平添了神盟一方八大帝首的滔天圞怒火,以及那邀戰之人的漫天的殺意。

    不用九大帝首吩咐,余珍五人相互使了個眼色,終于無法抑制心中激動而又憤怒的心情,整齊劃一的朝著那生死大擂之中掠去。

    “咻~”

    五道圞人影、五道流光,五股驚天的氣勢同時到來,穩穩的落在大陣之中。余珍五人合成五角之陣,將歐楚陽牢牢的圍在當中。

    “歐楚陽~”余珍語氣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目光陰沉之下彌漫著一層驚人的殺機:“帝君有令,今天你必橫尸于此。”

    歐楚陽聞言,頭不轉、目不偏,淡淡一笑道:“好說,今天非爾等死,便是我亡,不過在本皇看來,你們~”

    說著,歐楚陽眸子終于動了起來,掃視了片刻,還則嗤笑出聲道:“還沒有這個資格~”

    “大膽~”

    眾強聞言一怒,幾道華光閃起之際,五柄形狀各異的利刃頓時出現在自己身邊。

    “哦?五柄至尊下品神器,看來九域大神域也不過如此,連中品的至尊神器都沒有么?”笑著,歐楚陽并沒有因為五人所取出的至尊神器而產生半點情緒上的變化,反而打心里生出了鄙夷之感。

    至尊中品神器,九大神域怎么會沒有,只不過那可是奪天地造化的東西,不是隨便哪個人便能拿出來的。就算是九大神域于天武界屹立至久,也未必能夠找出幾件。有的只有帝君強者有資格使用,至于像余珍等人,的確是很受九域之首的看重,可還沒有達到那種程度。

    再者說,起先根本不會有人想到,一個區區的刺神會如此的厲害,若真是如此的話,說不定居云松他們還真會給余珍等人加上點得勝的本錢。但是現在已經為時已晚,至尊神器不是隨便有人能夠使用的,就算是以秘法煉化后,也不能隨意使出。給了也無甚作用。而且在他們看來,即便是歐楚陽實力蓋天,能夠同時敵的過二個、乃至三名榜上神皇,也絕計不可能勝過前五神皇聯手。

    說句實在話,在場的高手都知道,即便是讓耀月此等初階帝君強者對上余珍五人聯手,也需要費上一番功夫,更何況是同等級的高階神皇。“根本不需要。”余珍很沉穩,雖然胸中怒火沸騰,可仍舊保持著極清的理智。這前的兩場大戰,他早就看在眼里,對上這歐楚陽,自己的確沒有什么太多的勝算,但要是與谷皓晨四人聯手就不一樣了。只要保持著高昂的斗志,不被歐楚陽嚇倒,再小心謹慎一些,吃掉這個刺神,絕計不會有什么問題。

    歐楚陽沒有說話,左前方的孟旭倒是開了口:“沒想到,當日在古界拍賣行競得云彌月影冠的人居然是閣下,歐兄能夠于短短不足百萬年進境如廝,孟某也是深佩不已啊,可惜可惜,若不是歐兄走上這條路,也許我們可以做個朋友。”

    虛情假義是孟旭一慣的拿手好戲,歐楚陽早就在展開殺圞戮之前便將所有人的底細打探了個清楚,他怎會不知。

    森冷一笑,歐楚陽淡淡的回了一句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本皇得了毒君塔,便是罪盟一方的人,早戰晚戰,都難于避免。與其等到七百萬年之后那么麻煩,倒不如現在來上一場,干凈利落。”

    “哈哈~,歐兄說的是,既然如此,孟某就不客氣了。歐兄還不要讓孟某失望才是。”深深一禮,看上去謙遜無比,實則暗地里一股殺氣早就從骨子里洋溢了出來。

    歐楚陽一笑置之,只是點了點頭。

    一旁余沛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頗有不屑之色,手上至尊神器的玉骨折扇一搖,輕蔑道:“如今歐兄身份已證,何苦還戴著個云彌月影冠,難得還見不得人嗎?”

    “你說它?”歐楚陽笑著把頭上的精巧玉冠摘下,頃刻間,遙遙的晴空之上,那巨大的黃紙再度發現了變化。

    金燦燦的無名二字在歐楚陽取下云彌月影冠的同時,猛然間的扭曲了起來,待到那金芒大字再度清晰的時候,“無名”已經消失不見,換上去的卻是“歐楚陽”二字。

    歐楚陽,這個名字再度被人所熟識,也許是多年的死訊讓人已經忘記了這個曾經在天武界創下許多傳圞奇的名諱不盡真圞實。可這一生一死的改變之中,這個名諱終于被人永記于心。不僅如此,所有人都相信,當“歐楚陽”二字最終爬到神皇榜的榜首時,這個名字將永遠成為不可攀登的高峰屏障。

    笑看著手中的云彌月影冠,歐楚陽輕嘆道:“的確是好東西,若不是華斌的行為,也許今天過后,你們還不知道本皇的身份。唉~,罷了,暴圞露也暴圞露了,也算不得什么。”

    “算不得什么?”所有武者聞言,目瞪口呆,心道:“現在可是在九大帝首的眼皮子底下啊,這最后一戰即便是勝了,對方是否會遵守九帝浩天貼的約定還說不定呢。狗屁天罰啊,不知道圞人家要收拾你的辦法多的是嗎?也許不用九大帝首出手,只需要略施小計,便能讓你永遠留在這里,現在還說大話,是不是有點~,太自大了呢?”

    自大?

    的確不是,這些人根本不知道,如今的歐楚陽有著何種的實力,如果要是讓他們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歐楚陽以高階神皇的實力與成名已久的木域帝君萬寧打了個平手的話,也許今天他們就不會這么想了。

    雖然在疑惑著歐楚陽的豪言,可多數人此時的心中卻是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期盼:似乎這個歐楚陽活著的話,天武界的神戰會更加精彩呢。

    “好大的口氣~”谷皓晨冷笑了一聲,率先的踏前了一步。剛剛的兩場戰斗已經讓九大神域丟盡了顏面,這個噬戰的男子早就坐不住了,待見歐楚陽依舊目空一切,他心中的怒火比任何人都要燃的更旺。

    滔天的烈焰率先卷起,谷皓晨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火人,其身周數十米范圍之內皆是被那熱浪席卷著,右手掌心一只龍形火奪散發著更加逼人的氣勢,那低沉的咆哮正是從龍形火奪之中發出來的。

    至尊下品神器:火龍奪,乃是一枚梭形利刃,此刃長只有兩尺,仿佛一把彎曲的長形匕圞首。

    火龍之奪,奪的是天地造化,釋放的乃是火之精氣。

    谷皓晨的將氣勢全數釋放出來,仿佛是一個契機,引得在場四大神皇也不作保留,爭相把自己的實力盡數的展示在人前。五人同時釋放元氣,五股強大的氣勢同時在禁制大陣之中刮起了五色旋風,那肆虐的勁氣激蕩的整個大陣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那可是九大帝首合力封印的大陣,五人光是用氣勁便能撼動一分,可見實力不弱。

    想到這里,無數道目光同時轉向了場中那霸氣十足之人:刺神,歐楚陽。

    九帝浩天貼邀刺神,南谷生死擂決存亡。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不管是之前的歐楚陽還是如今的刺神,兩大名諱之下決定的是一個人的生死,也是他與九大神域這近百萬年來的恩怨。先不提此戰過后,刺神歐楚陽究竟是否可以幸圞運的活下來,光是對于此戰,眾人心中的猜測便不盡相同。

    眾般猜想只是為此戰的開端打下一個懸念,至于最終的結局還得親眼見證。只不過看著那南谷荒原四處不斷響起的歡呼之聲,如今刺神歐楚陽的聲勢已經遠遠蓋過了九大神域。這種景象饒是對世事有著極為清楚的看觀的各大帝君也是始料未及。不用多說,若是此戰過后,刺神歐楚陽不死,待到神戰打響之前,他只需要振臂高呼,追尋拜入膝下的武者當數以萬計來計算。這般聲勢已經有了超越神盟與罪盟的聲勢。

    “始料未及啊。”魯豪苦澀的笑聲,與陸云那暗帶嘲諷的笑意,不自然的轉向了大猿帝君候佩。只見候佩此時老臉陰沉的下人,絕對不會弱于對面居云松那憤圞恨的臉孔。

    試想著去把歐楚陽推向神盟的對立面,自己坐收漁翁之利,可現如今看來,事情已經大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如果任由歐楚陽發展起來,日后的罪盟,已經是否能夠成為個中首領,已經出現了差池了。

    “啪~”

    一團勁氣被候佩掌心捏個粉碎,大猿帝君的修為直接可以捏破空間。

    這一脆響不僅僅代表著候佩那煩燥的心情,更是猶如一聲喝令,使得南谷蠻荒中圞央,那生死大擂的最后一戰,轟然展開。

    南谷蠻荒的中心地帶,巨大的生圞死擂臺之上,最后一戰正式打響。

    率先出手的不是排位靠后的馬寧,相反卻是神皇榜首位強者余珍。來自風域的余珍修圞煉的自己是風屬性元圞氣,小小的一式大滅日魔風破在他的手里已達到了等同于王階武技的威力,陰風之下,巨大的龍卷狂潮一波接著一波被其甩出,僅僅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經產生了上百股高達十余丈的龍卷。外面的世界晴圞空圞萬圞里,禁制大陣之中卻是被余珍搞的陰風怒嚎、狂沙席卷。再加上隨即出手的谷皓晨,根本不留半點余力的烈焰滔圞天,正所謂火借風勢,其威力自己大漲。

    頃刻間排在神皇榜最前方的兩大神皇便已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施為,可見眾人殺心之重,已然明晰可辯了。

    早就會料到這種情況的發生,歐楚陽根本毫不驚訝,如今自己的身份已經暴圞露,也不用再去掩飾,借著那狂卷而來的滔圞天風勢,歐楚陽元圞氣化罩,暗金色氣流緩緩釋出,將自己全圞身裹了上嚴實,接著騰身而起,身形一晃間,闖入了那上百龍卷組成的風勢大陣之中。

    區區大滅日魔風破,歐楚陽還沒看在眼里,游走于狂卷席卷之中,歐楚陽如履平地,時而借勢游身回轉、時而逆勢揮指破路。尋一方威勢之所暫保平安,順便觀察一下這五大神皇各自的底細為重。

    歐楚陽不是一個高傲自大的人,相反他做事的時候很是小心,在外人眼里也許他很狂圞妄,可這般狂圞妄完全是為了以勢來震圞懾眾強,限圞制對方的發揮。而大戰一旦展開,他便會又恢復到心如止水的狀態之中。

    萬般諸法皆有妙處,也有許多的漏洞。這一點,歐楚陽再清楚不過了,就連萬寧這樣的帝君強者也是對武道的理解不盡透徹,更何況這些自視甚高的神皇之輩。

    冷笑間,孟旭、俞沛,甚至是那個馬寧也加入了戰團。一時之間,青、赤、藍、金、綠五道光圞芒頻頻閃動,各大殺招如浪似潮的朝著歐楚陽涌動了過來。身居神皇高位,五人早就將勢的威能掌握的爐火純青,此一般使將出來,輕圞松無比,殺機昂然。

    見到歐楚陽身如游魚,時而使出瞬移之法輕圞松躲過某人的強圞勢攻圞擊,久而久之總是不能將其控圞制住,余珍五人也是不由大為的惱火。

    瞬移之技使將出來,猶如鬼魅,妨不勝防,像歐楚陽如今掌握了太古玄黃氣,更加的肆圞無圞忌圞憚。以往那種神技之勢所帶來的痛苦付出也化為了無形,現在的他就好比一道鬼影,想出現在哪里,便會出現在哪里,而這還是在沒有使用幻靈陣訣的基礎上。否則的話,歐楚陽有信心在短時間內處理掉一到二人。

    當然,如今的幻靈陣界也是大變了模樣,不可能像之前那般隨意的使出。空間領域能力固然強者,也能束圞縛處余珍等人,可那畢竟是短暫的,對方人數眾多,殺了一到二人換來自己的疲憊,便得不償失。不到萬不得以之下,歐楚陽還不想把這個底細露圞出去。他知道,保留一些底牌對自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如果想到同萬寧等人那樣隨意施展空間領域的能力,還是必須要達到帝君之境的。

    不使用幻靈陣界,不代圞表歐楚陽勝不了。嘴角微微一彎,歐楚陽將太古玄黃氣濃縮到了極致,最多才釋圞放到身圞體表面用做護身元罡來用,而多數的時候,他還是把這些元圞氣取之精華用在玄黃八指之上。如此一來,玄黃八指也是威力大增,搞的五大神皇根本無法對其采取有效的手段。

    馬寧的脾氣不算好,可以說是暴燥,見到許久不能給歐楚陽帶來沉重的打擊,顯然有些急燥。

    “這就是傳說中兇名赫赫刺神的戰技嗎?抱頭鼠竄之輩,不過如是~,哼~”

    ……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