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玄幻小說->八零后咸魚術士TXT下載->八零后咸魚術士->正文 六百一十二 外籍勞工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八零后咸魚術士正文 六百一十二 外籍勞工

    隨著大溪聯盟剩下幾個番社和其背后圖騰都臣服,整個島中南部山區的生番們都被穿越者們征服,除了四大萌物所在的番社,剩下的人口全部都并入白鹿社,這些生番習慣了被征服,基本上沒怎么反抗的就成了白鹿社的一員,并且還有不少當天就改信白鹿大圣的信徒出現,為車晨帶來不少的香火信仰收入。

    要知道島中南部山區一帶的土著數量可是多達數萬,幾乎能與淡水、大員等地的領民數量之和相比了,除了少數被掃滅的食人生番,因為白鹿社的存在,大部分生番都能夠被馴服慢慢成為歸化的領民。

    只是這至少需要二十年時間,在新一代成長起來之后才能夠融入領地,所以現在東寧島上仍舊需要大量的人才和勞動力。

    之前領地對外招收移民的消息通過查得傳了開來,原聯合公司的雇員們都知道東寧島領地缺人,再者現在的大員港無論生活條件還是飲食待遇都遠超聯合公司統治的時候,這一半個月來,他們便通過來往相熟的商人,在南洋那邊招攬來上百人,對太陰派來說算是意外之喜。

    來的大多都是冒險到東方來討生活的雇傭兵和破產農民,一個個面黃肌瘦,顯然過的不是那么如意。

    也有兩個領地急缺的工匠,雖然都不是什么大師級人物,但是也讓負責領地工業制造的趙鐵柱大喜,馬上就將兩人拉到淡水工坊這邊來。

    太陰派等人現在急需人手建設領地,也不介意這些西方人,他們跟中土農夫一樣大多都是種地的好手,有把子力氣,等學會了東方式的精耕細作之后,無論開荒種地還是修路建房都是領地急需的勞動力。

    聯合公司的大員港被東方人收復,這個消息早在當初戰事結束之后不久就被海商們傳了開來。

    在巴達維亞那邊還沒有商量出如何應對大員失守的結果時,南洋地區得到消息的商人就紛紛來到這個東方新貴族的領地,要知道南洋廣大,可不只是聯合公司的巴達維亞,還有被尼德蘭人排擠到東帝汶的波爾杜迦,后者還占據著天竺的果阿與麻喇甲這個海峽要塞。

    除此之外,還有暹羅、廣南、東吁、真臘這四大曾經或者現在為大明屬國,受中土文化影響很深的南洋國家,算是南洋四小霸。本來還有一個高棉國,不過這個創造了舉世聞名的吳哥文明的國家因為二百年前暹羅的泰可素王朝入侵而衰落,此后一直被暹羅、真臘、廣南幾國侵占。

    這幾個國家子民大多信奉天竺教和小乘佛教,此外靠海的半島和南洋群島上還有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土著國家,其中三分之一受到從天竺南傳的星月教影響成了星月教國家,剩下都是信奉土著圖騰的原始部落,而除了排他性的星月教,天竺教和佛教都是多神教,也不排斥人們信奉土著圖騰。

    相比之下,南洋一帶土著圖騰勢力才是最強大的。

    這些勢力有不少都不比東印度聯合公司來的差,如果不是南洋各國關系復雜,互相牽制,早就出兵把紅毛人和小弗朗機人這兩股西洋人的勢力驅逐出去了。

    高朗幾個看著普特曼和布蘭科送來的關于東寧島幾大港口情報,有點意外的說道:

    “這一次來的海商除了西洋人,倒有大半都是南洋本土國家的海商,其中以暹羅和廣南海商勢力最多。”

    在種花家人眼中,大明海貿一般都是在高麗和島國之間進行,要不就是呂宋,南洋那幾個小國一直存在感不高,只有每年朝貢時才會露個面,剩下的就是西洋海商為了開展貿易與中土幾百年的恩怨糾葛了。

    這是大多數普通人的印象,實際上就是在現代歷史上,南洋一帶國家幾百年來私底下與大明東南沿海進行非朝貢的海上貿易也是十分頻繁的。

    對歷史最了解的車晨懶洋洋的說道:“畢竟南洋距離我們要遠比西洋人國家更接近。只不過這些都不怎么落筆在史書上,前宋時還好,因為海貿發達,都是國家支持的,不過到了大明文官階層就開始鼓動皇帝禁海,因為做海貿的大多都是有著士大夫背景的海商,這種發財的買賣捂著都捂不過來,怎么會讓別人尤其是皇帝知道呢?要是以朝廷的名義發展海貿組織船隊,他們賺取的利益就遠遠低于現在的走私貿易了。所以從大明開始到清末,中土海貿發展不起來的最大原因,還是歸咎于士大夫的貪婪和私心,等到清中期以后,洋人來的太多,士大夫階層也被滿清殺的怕了服了,就有點捂不住了,才催生出以十三行為首的買辦階層,盡管家資之富動輒數百萬兩白銀,卻免不了淪為清廷剪羊毛的對象。”

    高朗又問道:“那暹羅和廣南這兩個大明藩國實力如何?”

    作為東寧島實際上的軍政首領之一,高朗考慮的更多還是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問題。

    車晨拿過情報看了兩眼,跟自己的了解對比一下后說道:

    “暹羅不用說,算是十七世紀南洋綜合實力最強大的一個王國了,而廣南如今正是處于南北分治對立時期,北方的后黎朝大將鄭氏推翻了莫朝,與南方的阮氏成為這個國家實際上的霸主,黎朝小朝廷徹底被阮氏架空。北方還有莫朝并沒有被完全消滅,逃亡的莫氏宗室小朝廷依托大明的庇護,在廣南北部靠近大明國界的地方割據。所以權臣割據不能一統的廣南國力不如暹羅。”

    “不過以史明鑒,無論是阮氏還是鄭氏都屬于野心不小之輩,暹羅國力雖強,但是周圍也有強敵環伺,倒是安分許多。”

    鄭銘明白了車晨話里的意思,摸了摸下巴道:

    “那么看來我們東寧對廣南那邊就只可與之虛與委蛇,暹羅那邊倒是可以建立一些聯系,還有真臘和高棉也可以適當在商業上扶持一下,那么東吁這個國家呢?”

    車晨搖頭道:“東吁就是現代的緬國,這個國家侵略性太強,屬于白眼狼,歷史上就坑了永歷小朝廷,大明也算是因它而早亡,后來又跟清廷有了戰爭,政治這方面我不懂,不過你想要維持南洋平衡的話,這個國家必須要抑制其發展。”

    陳飛白冷笑道:“要我看這幾個國家除了暹羅跟他們打交道都要注意,即使暹羅也不能太過相信。”當兵出身的他對于南邊這幾個跟種花家都打過仗的小國印象都很不好,尤其是拿著咱們的援助還倒向資本主義國家,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白眼狼的典型。

    聽了車晨的分析,高朗鄭銘他們也算心中有數。

    “既然這樣我們對南洋國家勢力還是以商業交流為主,盡量不參與他們的斗爭,最好能在那邊多招攬一些漢人,據說那邊漢人移民不下數百萬,弄個十萬八萬過來就足夠我們先期發展了。”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