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玄幻小說->喪尸不修仙TXT下載->喪尸不修仙->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二更)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喪尸不修仙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二更)

    夜溪重重點頭:“明白。”

    兩人不懟來懟去的時候,還是能正正經經說幾句的。

    無歸鳳屠難免隱憂。

    竹子掃他們一眼,慢悠悠道:“巧得很——”

    兩人立即一個激靈。

    “那伙算計我的人,與你們族里關系也不怎么好。”

    兩人對視,簡直驚喜非常啊,遂笑逐顏開,主動一人執壺,一人拿杯,給竹子敬酒。

    竹子輕鄙,出息。

    兩人慫,沒辦法,他們現在還沒出息,真怕回去后被族里拿捏了被迫做什么。

    不是他們甘愿被拿捏,而是來自傳承里,知道各家對“不肖”子孫自有一番應對,奪取神智篡改這種喪良心的事兒都能做的出來。

    所以,在他們得盤著的時候真心不希望發生他們無法掌控的意外。

    夜溪劃拉著桌面:“我聽著,神界很亂吶。”

    竹子:“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夜溪便嘆了口氣:“那神界有什么好。”

    竹子便道:“好像你在仙界有多少好朋友似的。”

    “...”

    真的,人家動他的劫,絕對是被這張破嘴氣的。

    說北辰神殿。

    竹子放出那些相關記載給三人看,至于龍小夜鳳小溪,才來的時候還興致勃勃,但骨子里對竹子的害怕在面對他的時候越來越濃,兩只招呼不打先溜了。

    很是沒有骨氣。

    九轉更怕,根本就沒過來,去了藥園子那邊。

    無歸鳳屠看得還算順利,夜溪卻是又體會到了睜眼瞎,每一神族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字,除此之外,還有共通文字的不同版本,這些記載很明顯不是一種兩種三四種,根本看不懂。    不識字,寸步難行呀。

    但有竹子給她講解。

    “爭斗無所不在,很早很早很早...之前,那個時候,神界與仙魔界連通的地方不止一處,北辰神殿只是其中之一。”

    無歸插言問道:“先生,很久以前,神界和仙界是一起的吧?”

    鳳屠從書籍里抬起頭。

    竹子頷首:“仙界,是從神界剝落下來的。世間萬物均有起始,隨著神族出現,越來越多,又有神靈創世創生,新生的事物也越來越多,有些東西不適應神界的嚴苛便漸漸下沉,剝離出仙魔界來。”

    夜溪哦的一聲:“下界也是如此來的?”

    “嗯,開始是這樣。樹干生枝丫,枝丫生枝條,枝條生葉片。有樹枝凋落,有樹枝長得更好。萬物同理。”

    “那神界之上又是什么?”夜溪問。

    無歸鳳屠一起望著竹子。

    竹子微微一笑:“廝殺。”

    廝殺?

    夜溪一怔,忽然莫名想到在一劍門看到過的一劍斬星辰,那樣的舉重若輕,那樣的磅礴浩瀚,會是神界之外嗎?

    “醒來。”

    夜溪一驚,對上竹子意味深長的眼眸,訕訕一笑。

    “我就想想。”

    竹子移開眼睛:“仙魔界徹底與神界脫離乃是大勢所趨。而北辰神殿漸漸變成唯一最后僅存的相連之地,但其上不了天,下不肯落地,慢慢就成了兩不靠。”

    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說的就是北辰神殿了。

    再確切的說,是北辰神殿的人。

    沒資格上天,不甘心下地。

    怎么辦?

    想辦法啊。

    各種想辦法。

    要逆天的人想出的辦法自然不是什么好法子。

    而期間內部爭斗不斷,外界影響加劇,北辰神殿來了一次大分裂。

    分裂的結局,一部分留下,便是如今的北辰神殿。

    另一部分,不得不暫且沉寂圖謀以后。

    便是倉禹了。

    但并不是北辰分裂之后倉禹立即下凡,中間還有一段經歷。

    “倉禹起初并不起眼,是北辰失敗一方選中藏匿其中,他們原本想將倉禹打造成另一處北辰,可惜啊,造化弄人,他們沒有暴露,倉禹卻卷入仙魔之爭,成了戰場,然后斷了仙橋,貶為下界。”

    三人聽著不禁搖頭,這倒霉催的。

    而北辰勝利一方也恰巧發現他們行蹤,本欲一舉剿滅的,一虧了成為戰場他們下手多有不便,給了敗方喘息之機。

    竹子看夜溪:“倉禹老天道說的舊主,應該便是敗方了,自封沉睡前留下后路。但這后路,被勝方之人趁虛做了手腳,理論上,倉禹回歸仙界第一時間北辰就會發現并迅速采取行動。”

    “可惜,有心再怎么算也沒算到一個你,不管哪一方的打算都落了空,倉禹失了控,那些東西也落于你手。不知是他們的幸還是不幸。”

    夜溪的關注點在別處:“自封沉睡?棺材里真的有活人?”

    打了個哆嗦。

    天哪,自己腦袋里睡著好多死人啊。

    竹子一眼便知她心思,無語:“我收起來了,在我這里。”

    放她空間那么久,也早有猜測,這會兒倒怕了。

    “我不是怕,是膈應。幸好幸好,萬一他們一個掀棺而起——我豈不要被吃了腦花?”

    無歸問:“先生,北辰內亂與神界有關?”

    竹子點頭:“這個記錄的并不清楚,不過神界并非樂土,相互傾軋影響到下頭也是正常。早些年,神界多的是打架跑到仙魔界引得戰火頻發的。”

    三人略呆,竹子所說的早些年得是多早之前?

    “在神族眼里,區區一個北辰神殿算不得什么,現在,我要告訴你的是別的,那些神真正在意的。”

    在說“那些神”的時候,竹子嘴角向下譏諷的一扯,顯然,那些神,與他,是不可相提并論的。

    “知道為什么北辰還存在?”

    夜溪舉手:“有神保它。”

    竹子給她一記贊賞的眼神:“知道神保它做什么?”

    “必有所圖。”

    “圖什么?”

    “必不是好事。”

    再問下去,她便不知道了,但依照竹子譏嘲的語氣,對北辰的人怕很不是好事。

    “哼,也算是好事,成神呢。”

    竹子便道:“神界,不是那么好混的,雖然不同下頭這般晉升渡劫晉升渡劫,但神有神的考驗,有他們的劫難和命數。”

    三只點頭,恩恩,您繼續說。

    “總之,北辰的人上去,不過是被人家當工具。但即便是做工具,表現得好了,也有出頭的一天。”

    夜溪便問:“那仙魔界憑自己本事上去的呢?”

    竹子:“跟仙界來的飛升之人差不多,上頭有人的自然好過一些,野路子的就自己努力唄。”

    夜溪點點頭,若有所思,這樣的話,無可厚非,有人照顧自然好,當然要回報,沒人照顧也逍遙自在,各有優劣。

    但北辰明顯的不一樣,說句投資算是好的,就怕是圈養。

    “你們知道北辰的人是半神之軀吧,也知道他們成神其實更難吧。”

    “既然如此,為什么他們還要持之以恒的制造混血?”

    夜溪再舉手:“好控制。”

    “對,正是為了這一點,自己的血脈好控制好掌控,才能放心培養給與資源。”
    
福彩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