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TXT下載->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正文 第1924章 無恥的沒有下限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正文 第1924章 無恥的沒有下限

    外面熱鬧,北苑馬場仍是一片安靜。

    什么消息都很難傳進來,大家該干嘛干嘛。

    只有龍馬與平常不一樣,這家伙剛獲得生機,馬上在操場瘋狂奔跑了一圈。

    完事后,跑到它的后宮享受了下。

    里面的各種種馬,什么汗血寶馬,麒麟寶馬,鳳尾寶馬,嚎叫了一下午,搞得整個馬場的戰馬都不安分的大叫起來。

    龍飛在草場支了堆柴火,讓管轄的百十號馬夫坐下,圍著火堆吃起了燒烤。

    這馬叫的大家一陣心躁,一群大男人在一起能說什么,東拉西扯又扯到了女人身上。

    老馬拿了把二胡,還給大家拉唱起來。

    唱詞是什么哥哥,妹妹,拉手,親親的,騒情的很。

    龍飛也聽的直樂,暗道人不如馬!

    人家后宮三千,各個都是極品,還不爭不搶,全都獻媚的配合。

    他家里不過才一個,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

    他喝了口酒,倒在地上,用手托著腦袋,看著天上的星星,也不知道家里的媳婦怎么樣了。

    老馬唱完,高興的坐在了他的身邊,沖著他笑著道,“咋滴了,是不是想你的公主媳婦了?”

    龍飛笑了下,問老馬道,“咱們這營地里不許結婚嗎?你們怎么一個個的都是光棍呢?”

    老馬拿出自己的旱煙袋子抽了兩口,嘆氣道,“駙馬爺有所不知,咱們這里上了年紀的,其實都是有家有業的。咱這營地以前是可以住家屬的,大家就跟外面的人過得一樣。

    可是沈懷恩千戶來了后,就把這個規矩改了,把咱們的老婆孩子都趕走了。

    照他的意思是為了避免戰馬得瘟疫,要對咱們這里實行軍事化管理。不管吃住,都要與軍營一樣。

    其實大家都明白,他是把咱們家屬的補貼給吃了。所以才找了個借口,不許咱們老婆孩子跟在身邊。”

    “有這事情?”

    龍飛緊著眉心道,“那你們怎么不上告呢?”

    老馬道,“咋告啊?人家小舅子是李家的人,這馬場都聽李家的。上面的人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誰敢得罪人家啊!”

    其他馬夫紛紛叫苦道,“駙馬爺,你認識公主,你讓公主給上面的人反應一下,幫幫大家。這沒有老婆在的日子,太難熬了。咱們這里是給皇帝軍營養馬,但咱們畢竟不是軍營,沒這么欺負人的。”

    “是啊,駙馬爺。這戰馬吃的都是草藥,喝的都是靈泉。一天的吃喝開支,比咱們的還貴,怎么可能得什么瘟疫呢!沈千戶來之前,咱們馬夫這么多輩的人都沒事,怎么可能現在就有事了呢?”

    “老大,沈千戶絕對是中飽私囊,把咱們家屬補貼給吃了啊!你給公主說說,讓公主派人下來查查,絕對能查出問題。”

    這個燒烤大會,一下變成了沈千戶的批判大會。

    大家正揭露的痛快,沒想到有人黑著臉,突然在后面一喝,“大膽狂徒,你們不想活了,竟敢在背后私自議論長官,該當何罪?”

    大家一聽這聲音,嚇的都跳了起來。

    他們見沈懷恩和李貴帶著一群衛兵殺氣騰騰的站在后面,連忙跪下求饒。

    龍飛淡定的喝著酒,早知道他們過來,只是想讓他們聽聽群眾的心聲。

    沈千戶盯著他面皮抽筋,一陣喝罵,“姜恒遠,你別以為你是未來的駙馬爺,就可以在這里囂張跋扈。你別忘了,你跟公主還沒有成親呢!你鼓動他人,在這里挑撥離間,唆使他們在背后議論長官。此罪該打一百大板,你可認罪?”

    龍飛盯著他平靜道,“這營地里有哪條規矩,能讓你一個低等的七品千戶,毆打長官的?”

    沈千戶不屑大笑,“你算哪門子長官?有任何長官印鑒嗎?你不過一個未來的駙馬,還不知道怎么回事,敢在這里跟我叫板?”

    他早就讓人盯著龍飛,終于抓住了機會,怎能不給龍飛一點顏色看看。

    “你等著,長官印鑒很快就來。”

    龍飛給自己灌了口酒,安然躺在了草地上。

    沈千戶氣的大罵,“你真當自己是根蔥了?一個被貶的廢人,也敢如此輕狂?”

    他一舉手,沖著身后的衛隊大喝,“來人啊,把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痛打一百杖棍!”

    一群衛隊拎起了手里的棍子,沖著龍飛圍上去,冷冷道,“駙馬爺,長官有令,你不要讓小的們為難。”

    老馬等人嚇得都不敢抬頭,一個個垂著腦袋不知所措。

    這時候,一陣馬蹄聲飛揚。

    有一匹金鱗戰馬,帶著一群戰馬從馬圈飛奔而來,在空中閃過一道金光,護在了龍飛的眼前。

    它身上的氣息一露,地上的草地忽的往后刮起,讓場上所有人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誰敢動我主人,死!”

    一聲馬嘶,震動四方。

    龍威浩蕩,在周圍都卷起了一陣狂風。

    沈千戶驚訝的眼睛一瞪,連連叫道,“龍馬?你,你開口了?”

    龍馬大罵,“廢話,我本來就會說話,只是不想跟你這種廢物開口而已。”

    沈千戶臉一紅,故作強硬道,“龍馬,這里是我們人族內部的事情,與你無關。你莫要在這里逞兇,免得傳到帝君那里,降旨罰你。”

    “你個渣滓也敢威脅我?”

    龍馬長嘯,大嘴一張。一口大火從嘴里噴了出來,似是長龍,轟然沖著沈千戶咆哮而去。

    “住手,你不能這樣!”

    沈千戶嚇得大叫,急忙扯過自己的小舅子,擋在了眼前。

    轟的一震,他的小舅子被龍火一噴,跟著就轟然炸裂,只露了一個金丹從里面逃出。

    沈千戶拿了金丹,連連后退。

    一群仆從哪里還敢待在原地,撒丫子往后逃走。

    沈千戶沖著龍飛直叫,“你,你讓這龍馬殺了我的小舅子。在這草場隨便殺人,你罪不容誅啊!”

    他把罪責,急忙扣在龍飛頭上。

    龍馬是這里的寶貝,即便殺了人,帝君知道也不會降罪龍馬。

    但是龍飛殺人,那就不一樣了。

    龍飛盯著他冷聲笑道,“沈懷恩,你也是凌霄宮外門結業的。說起來咱們也是同門師兄弟,我真是為你感到丟人。你的無恥,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沈懷恩大罵,“事到如今,說這些干嘛!”

    他還以為龍飛跟他拉關系,越發囂張道,“你知道害怕了?你等著,老子這就找人告狀去。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駙馬能大的過咱們九天城的規矩。”

    他一把拔出長劍,正要御劍離開。

    這時候,操場遠處有一隊人馬飛奔而來,一身宮里的服飾,一看陣勢就知道級別不低。

    沈懷恩激動地大叫,“天助我也,姜恒遠,你完蛋了!”

    他帶人急忙迎了過去,跪身在地上,恭迎從宮里來的這批人馬。
    
福彩新快3走势图